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啖肉饮酒且为乐
    田间的雀鸟,以豆稻菌菇为食,以山溪晨露为饮料,每日在山野田间翱翔,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,其肉质细嫩,犹为鲜美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味!

     可惜雀鸟味美,却奈何插了一对翅膀,翱翔高空,它们是自由自在了,却叫嘴馋的老饕只有流口水的份,倘若不是这翅膀的滋味更为可口,否则真是恨不得撕去这世间所有群鸟的双翼,叫其只有乖乖进入汤锅、烤架的份。

     江森用妙计捕到了许多雀鸟,给薛一用一件破布衫拢着,但尽是残羽血污,实在叫人提不起什么进食的胃口。

     好在人类不是那些茹毛饮血的野兽,总是会运用各样的烹饪料理手法,叫这血淋淋的雀鸟成为香喷喷的吃食。

     沈三胡子给剪去了大半截,此刻一人坐在屋外,手里拿着那把小戒尺,在发闷气。

     薛一、谢二却是笑成了一朵花,并非是嘲笑沈三的胡子给顽童剪去,而是因着那久违的荤腥味。

     “老沈啊,别难过了,不就是几根胡须吗?剪了就剪了,大不了明天拿着戒尺,狠狠地打他们几板子的,倒是看他们还老实不老实!”薛一安慰道,也不知是真心来劝慰,还是为了早点吃上美味的烤雀鸟。

     听薛一这样子劝说,沈三却是更加不乐意了,低声叹道: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我实在不孝啊!不孝啊!”

     “得了!把你这一肚子的膘肥给消下去了,才真是不孝之至呢!”谢二拍了拍沈三滚圆的肚子,嘲笑道,“别和我说你以后要吃素了?若是你真的决定从此吃素了,那我现在就去问候那个学生的母亲,算是给你出气了。”

     听着谢二这明显是讥讽的语气,沈三也懒得去理会,一把推开谢二的手。然后手里的小戒尺轻轻挥动,好似在鞭挞谁:“你们这些孽徒!看为师不打死你们!一个个妄为人子!忝列门墙!别躲!吃我一板子!”

     看着沈三这样子,江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苦笑着看向薛一和谢二。

     “江森啊,别理他,他这里有毛病呢!”谢二伸手指了指脑袋。薛一听后也不予否认,只是淡淡一笑道:“走,咱们吃肉去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就拎着那布衫包裹一抖,里面包着的雀鸟都给尽数抖出,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 早早就烧了一锅热水,见薛一拿着一柄尖刀,熟练地给雀鸟开肚、抠肠、褪毛。正所谓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这雀鸟个头不比鸡鸭,收拾起来却也丝毫不容易,才是收拾了一只雀鸟,就花去薛一老半天的功夫,若非是为了吃到可口的佳肴,薛一怎会自找这般麻烦?

     江森远远望见薛一面色有变,虽然还是一脸的憧憬,但其间已经隐隐夹杂些许的不耐烦,是知晓薛一这开肚、褪毛的活,已经干得生厌了。

     “薛大叔,这就交给我处理吧,您就歇一会。”江森伸手要去取薛一手上的尖刀。

     薛一呵呵笑道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口上虽是如此说到,但是手上还是连忙递出尖刀,交于江森手上。

     江森取过刀来,便是要替薛一进行接下来的工作。他虽然先前是富家大公子,不事农活、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,但好在他天性好动,平日里喜欢去一些人工狩猎场里狩猎,抓了些猎物,有时就地处理,久而久之,也掌握了些许技能。

     见他下刀熟练,一刀剖开鸟雀的肚腹,将其中的五脏肠胃尽数扯出,又用水反复冲洗,直至整只鸟身上不见血渍秽物。

     江森手速不慢,不一会就处理了所有的鸟雀。薛一在一旁看得欢喜,拍掌笑道:“好本事!这些扁毛畜生,肉没多少,但处理起来倒是麻烦!好在有你这后生,否则真是要磨去我半天的工夫,现在只消得将这鸟放在沸水中一烫,那些羽毛就如遇热的冰碴子似的,纷纷掉落,甚是方便。”

     薛一刚刚就已经烧了一锅沸水,此刻是要去取来给江森,但江森却摇了摇头,拒绝了那沸水,笑道:“薛叔,我这鸟不许褪毛,你且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许褪毛?”薛一稍稍一惊,但也很快平定下来,答到,“那就看你小子本事了,先和你讲了,老子不像老谢,是不吃带毛的……”

     这类的俏皮话,江森曾经也听过不少,但却远远比不上此刻听来的有趣,这般的舒心。

     嘴角还带着笑意,从地上水洼处挖了一块稀泥,还不等薛一他们有所反应,只见他猛地一下,将那团稀泥直接拍在了鸟雀身上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薛一没有想到江森竟会有如此行为,失声喊道,“造孽了!造孽了!怎叫这污泥污染了这美味?还不快快清洗干净!”

     江森却是宛然,道:“薛叔,您莫急。且看小侄本事。”

     薛一怎能不急,本来还想着今日能开开荤腥的,却没想到竟是给江森搞成这般,心中苦痛万分,但寻思这鸟本来就是江森打来的,江森想要如何处置,自己也实在不好多说什么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江森“糟蹋”这些美味。

     只见江森将每一只鸟身上都裹上稀泥,做成一个个柑橘大小的泥团,生了一堆柴火,将这些泥团一个个投入火中。

     从大火到小火,再从小火到火星,直至成为一推覆盖在泥团上发红的木炭。一直等到这些木炭也全然暗淡下去,已经是近乎傍晚了。

     沈三负手身后,望着远处如血的夕阳,叹道: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黄昏你妹!老子正值大好青春,是如日方中,少在这里悲感春秋,晦气!”谢二神情激动,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 沈三神色一变,双唇微张,秉一口怒气,就要反唇相讥。只是话未出口,鼻尖突然一颤,神色又是一变,大声喊说道: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 鼻子几下抽动,面色通红、如饮醇酒,好似无形中给一股力量签约,轻轻飘飘地朝一处草木灰堆走去。

     “泥灰清芬,肉香扑鼻。这是啥东西?”

     也顾不得这灰的余温烫手,直接伸手在其中掏起来。扒拉几下,从草木灰中扒出几个已经给火烤得开裂的泥团来。

     “泥巴?”沈三略略思索一下,忽一拍掌,笑道:“我知道了,这定是书上记的「坛泥鸡」!”

     江森不知道「坛泥鸡」是什么,暗想应该是这个世界中叫花鸡的另外一种叫法。

     “沈叔、薛叔、谢叔,咱们吃饭吧!”

     早上只喝了些稀粥,中午甚至是什么都不曾吃,此刻早就是已经饥肠辘辘,又闻到了这透过泥巴发出的荤香,江森也有点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莫急莫急,今日有佳肴,又如何可以少了美酒呢?”薛一在屋子内捣鼓好一阵,过了许久才是提着一个酒坛子悠悠走出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时候藏的酒?居然连我都不知道!”谢二似怒似笑,而沈三却是真怒了:“好你这个老薛,明明自己有藏酒,还偷偷拿我的书去换酒!还不还我书来!”

     薛一自知理亏,也不多有反驳,只是憨憨笑了几下,说道:“这是好酒,我们来好好尝尝!”

     美食美酒当前,沈三也不扫兴,当下还是吃喝最重要。

     江森又一只只地为三人处理好了那些泥团,先前所有的鸟羽都没有拔,此刻便是随着表层的泥块一并脱落,露出白嫩的鸟肉,芳香扑鼻。

     鸟肉还未入口,光是就这香味,薛一就已经举起酒坛,扬起脖子,咕噜咕噜,喝上一大口酒,末了还不忘吐一口浊气,赞道:“好酒!”

     相对与酒,沈三更在意的还是这鸟肉的滋味。撕下一块最为健壮的胸脯肉,先是小口小口地细嚼慢咽,慢慢的,接下来就是将整块肉丢进嘴里大嚼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人间美味!人间美味!”嘴里嚼着东西,沈三的话语还有些含糊不清,但这满满的称赞之意,江森还是可听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 听沈三这般称赞,谢二、薛一也是急忙取了只烤雀鸟大啖起来,肉质细嫩、唇齿留香,果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!

     有这般美味佐酒,嗜酒如命的薛一也不再吝啬自己的美酒,大方地给每一个人都慢慢地斟上一碗。

     “饕客品酒如同士子品茶,倘若一口蒙下,不过是仗一时豪爽,非但尝不出什么滋味,反倒是要给人笑话。”沈三撕下一只鸟翅,小呡一口酒水,眯着眼睛,很是享受的样子,许久才悠悠说道,“如此美食、美酒,倘若就让其这样随意过去,岂不是太浪费了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!”谢二不比沈三那样矜持,一口就喝去半碗酒,打了一个酒嗝,笑道,“美酒、美食,倒是缺一个美人来助兴,可惜!可惜!”

 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薛一笑骂道,“都这般时候,还想着娘们的丰乳肥臀,来!喝酒!”

     端起碗来,一口饮干碗里的酒,很是豪爽,只是沈三却很是同心地叹道:“牛嚼牡丹,可晓得这是什么滋味?”

     薛一笑道:“呵,老沈啊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。不就是想让我们说些酒戏,玩两把行酒令,然后可以卖弄卖弄你那点风骚吗?就你那些酸腐诗句,我倒是听腻了。”

     沈三不屑地撇了撇嘴,倒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江森小口吃肉,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小口喝酒,看着身前三人你来我往,虽不见觥筹交错,也不闻行酒诗令,但欣喜洋洋,乐亦无穷。

     只是一块肉,一杯酒,就足以欢喜若狂,欣然忘我,这才是生活!

     江森小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