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四章 铜卦铁算
    当江森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日照三竿了。

     是宿醉的缘故吗?此刻江森的脑袋有些晕眩,不过和昨夜比起来,已经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 昨夜 ......

     江森看了一下自己身子,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 身上的衣物有点凌乱,但好在还是都在身上。不该脱的地方没有脱,该脱的地方,也是没有脱。

     依旧是这间房间,梳妆台、铜镜、漆盒,都还在原本的位置。

     黄铜烛剪也在原先的位置,红烛已然成灰,而那剪烛的人却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 有人轻扣房门,江森轻呼声“进来”,那人也就开门入内。

     吴寐端着一个黄铜脸盆,里面还浸着一块白细棉布。

     “奴家来伺候公子洗梳。”

     江森没有拒绝,因为他望见吴寐的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。

     简单洗梳后,江森也不决定逗留,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去和樊春雷道个别,然后就起身往金陵去。

     “公子留步 ...... ”江森听见身后有人轻轻唤道。

     江森转过身,发现是吴寐在叫唤自己。

     “吴家在金陵是世家望族,公子只需稍稍打听就可以找到。只是我姐姐一事,也算是家中禁脔,是不会叫外人过多知晓的。我这里有一个信物,公子拿着之后自然可以多有些方便。”

     江森看着吴寐递来的那个锦囊,没有拒绝,也没有接受。

     他就这样看着吴寐,这时他才发现吴寐的发髻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 “昨夜是我的梳拢之夜,我的第一次是公子的,那便是永远是公子的。奴家在此候着,还望公子莫要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 江森接过锦囊,和这个世界的道谢方式一样,江森给吴寐长作一揖。

     吴寐避开了,没有受这一礼。

     江森思索了一下,上前,将吴寐一把拢到怀里,然后轻轻吻了下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 “thanks”

     转身离去,不再回头。

     吴寐抚着脸上还待着微微温度的吻痕,表情有些呆愣,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“小姐 ..... ”上虞端着一碗酒酿丸子走了进来,“我都和厨房说了,您不吃这甜腻的酒酿丸子,但他们就是不听。就让上虞帮您效劳吧!”

     吴寐没有理会上虞后面的话语,端起那碗酒酿丸子,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小姐!”上虞表情是又惊又痛啊,明明自家小姐是不常吃这些甜食的,故而多是自己代劳,今日怎是变了性?

     “叫你昨夜把那只蝙蝠放进来,坏了我的好事,还想吃这酒酿丸子!”吴寐大口吃着这甜糯的酒酿丸子,眉头还是不自觉皱了一下,“果真是太甜腻 ...... ”

     上虞哭丧着脸,不愿去看自家小姐大快朵颐的模样,嘟着嘴,喃喃道:“什么蝙蝠?明明就是自己嘴馋嘛!”

     且说,另一边江森走出吴寐的房间,离了草月会馆,便是打算去与樊春雷道别。没走两步,就听路上有行人交谈道:

     “喂,你知道吗?昨天晚上惊伏派、金崇门都在一夜之间给灭门了,真是一夜命丧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 “啊?这是怎么回事?虽说这惊伏派、精崇门不是什么名门正派,但在我们这知更县也算是一个庞然大物,也不曾听谁说过他们有与谁结过仇的,昨夜怎就受此灭门之灾?”

     “我倒是听说,昨夜这两个门派惹怒了贾员外,不会是贾员外派人给灭了吧?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看你是不知道吧,昨晚可不只有惊伏派、精崇门罢了,听说贾府也给杀去了大半。贾员外脑袋都给扯下来丢在猪圈里,贾夫人虽然没有死,但也已经是疯疯癫癫的了,一个劲地说是有鬼!”

     “有鬼?莫不是真的有鬼吧?”

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倘若不是鬼,又有谁能一夜之间杀了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江森刚刚还想着去与樊春雷告个别,却不想听到的是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 一路狂奔回惊伏派,远远就闻道一股血腥味。惊伏派已经给当地官府封了,尸体也尽数转移去了府衙。江森去了府衙,身上还有一些银票,求那些仵作通融一下,终也是见到樊春雷的尸体。

     给人捏断了颈项,也算是死个痛快,至少还是留下了一个全尸。

     江森攥紧了拳头,在前世,江森也有过不少狐朋狗友,真心的好友有,那些趋炎附势的也是不少。这个樊春雷也江森也只算是一个初见,甚至还分不清这人是善是恶,今日天人相隔,在江森心中总是有一说不出的感受。

     “樊兄,走好。今后若是有机会,兄弟一定会为你报仇的!”

     为樊春雷盖上白麻布,惊伏派其余人有家属的自然是有家人来安排后事,但樊春雷既然是一个孤儿,如今门派给灭,竟是连送终的人没有。江森给仵作留下一些银两,拜托他们预备一副薄棺,叫樊春雷至少也是能过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 走出府衙的时候,江森突然觉得身旁一阵阴风吹过,身子一阵虚空。朝南边看了眼——那里是白石村的方向,自己似乎也没有太多牵挂。

     这下,自己倒是可以孑然一身潇洒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 去街上置办了一下物品,尽是些路上要用的。掂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钱财,决意还是等等去买匹马来。

     走在街上,这时候的街市所不如前世那样的繁华,但好歹也是有了雏形。街上各样的叫卖不绝,像是菜蔬、肉食、糕点,再就是一些用品。

     “命道无常天注定,运转更变看不清。人生若晓铁算仙,何许命终叹哀情?”

     一袭石青道袍,一竿杏黄旗幡,头戴一顶九梁巾,脚踩一双三耳布鞋,留三缕长须,仙风道骨、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 “公子,我瞧你与我有缘,何不叫贫道给你算上一卦?”

     江森知晓这个道人打扮的算命先生是在与自己说话,也止下脚步,看看他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只见这道人在一棵樟树下摆了一个摊子,放着两张板凳,一张矮桌,边上又挂着一个布幡,上书四个大字——铜卦铁算。

     “不知这位道长有何指教?”因为前世袁宛希尊儒崇道的缘故,连带着江森也对道士有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 道人捋了捋胡须,笑道:“贫道道号纯阳,人称铜卦仙师。这指教不敢,只是见公子额上紫气云绕,不似凡人,故而想给公子算是一卦。”

     说罢,从布囊中取出三枚造型古朴的铜钱,看似随意地朝桌子上一丢。

     “哦?”铜钱在桌子上翻滚,过了一会儿才止了住,看着这铜钱在桌上摆出的卦象,道人的表情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江森不懂什么算卦,但从这位纯阳道人的表情上,倒是可以看出几分。

     “不得了啊!不得了啊!”纯阳道人很是激动的模样,“公子果真是人中龙凤!非但自身气运极佳,甚至是旺身旁人的运道。与公子交好之人,可避去三灾八病、五劳七伤,这是几世才修得的福气啊!到时候若贫道要渡劫,定是要寻见公子 ...... ”

     道人满面含笑,却不见江森一面寒霜。

     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 与自己交好之人 ......

     江森下意识朝南面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 丢下几个铜板,自顾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