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37章,丘处机之死
    丘处机被封住了穴位,定在了那里,看着煞岳那双怒火一般的眼睛,也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沧桑,他虽然活着却如死人一般,也许唯一支撑他的就是仇恨,“煞岳,霸刀身前是何等的光明磊落,可你怎能堕入了邪教。”

     煞岳双眼一怔恶狠狠地盯着丘处机,恨不得食其肉,饮其血,讽刺地冷笑道,“霸刀门,霸刀门已灭,武林何来正义,你们这一群自称正义之士正道人士,却一个个都是伪君子,光面堂皇的话说的那么正义凛然,如果当年你若出手相救,霸刀门也就不会被灭门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沉默了半响,抬头望着那刺眼的日头,眼睛却感觉不到有丝毫的痛疼,缓缓地闭上眼睛,“当年,我在游历的时候遭到了青羽帮的伏击,身受重伤,本打算退隐武林做一个平凡的百姓,可事实并非如人愿,我不得不返回全真教,但那天你来找我之事,是大典过后,我才知道霸刀门的事,我便带着全真教的弟子赶了过去,却还是晚了一步,我到的时候霸刀门的弟子已经被全部杀害,只留下一片羽毛。”

     院内一道黑影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梭着,看不见那人是谁,“好邪气的味道,可是我喜欢这股味道,”鬼魅一般的声音,从天空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 驰虎心里一怔,警惕地环顾着四周,“他居然没有中毒,之前在五毒教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他的影子,以他的轻功,驰虎心里很明白自己很难看见他的身影,

     突然一道黑影从从丘处机身边闪过,掀起了他的边发,站在他两米开外的全真教弟子被撸到了对面屋顶之上,铁爪轻轻一划,割断了他的喉咙,手一松从屋顶上掉了下去,舔了舔铁爪上残留的血,“今天你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 冉雀向前走了几步,“我们三个可是一起长大的,难道你不知道,他百毒不侵。”

     驰虎对着冉雀讽刺地大笑起来,“是呀!我们三虽然是一起长大,同样是一个师傅,却成了三个不同的人,凭什么你就能得到最好的,他只能成为你的傀儡,而为什么师傅这么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 冉雀望着驰虎他那满是恨恨的眼睛,心里一阵凉意袭卷心头,深吸了一口气,如果师傅知道,他竟然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上,他会后悔当年的决定吗?事到如今告诉他也罢,“师傅,他其实是你的亲生父亲,而你母亲正是全真七子清净散人孙不二,当年师傅被全真七子围困在天珠峰之上,大战了七天七夜后,孙不二抱着师傅一起跳下了山崖,本打算和师傅同归于尽,没想到两个人都没有死,却被困在了下面,这一困就是几年,两人在山下面一来二去从敌我之间,慢慢了解对方,最后爱上了对方,于是就有了你,就在你出生不久,你娘突然就不辞而别,从此再无音讯。”

     “别说了,”驰虎目齿尽裂看着冉雀,厉声喝道:“一派无言,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儿子,我要杀了你,”一蹬腿朝他冲了过去,一道黑影闪过,赤鬼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铁爪猛地朝他胸膛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 驰虎身体一证,下意识地下停住了脚步,铁爪从他身体边缘划过,身体微蹲纵身一跃,从赤鬼头顶飞了过去,一个空翻身刚落地,赤鬼又出现在了他面前,又是一爪朝他胸膛爪了过去,往后一跃,又回到了原地。

     赤鬼又出现在他面前,那双铁爪猛地朝他脑袋插了过去,驰虎双眼一闪,就看见铁爪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赤鬼住手。”冉雀叫道。

     那双铁爪就差一厘米就插进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“想必你也知道,二十年前,青羽帮帮主瞭剑,从西域来到中原意想称霸武林,于是便向各个门派挑战,许多门派全被他打败,最后挑战了武林第一大帮派,也就是霸刀门,这一战足足打了十几天,最后霸刀使出第八式霸气狂刀使他落败,瞭剑落败后反回了西域,直到霸刀出事后,瞭剑重返中原,一举灭了霸刀门,以报当年之辱。”

     煞岳冷冷地笑了起来,“你这是在为你自己开脱吗?还是说我们霸刀门是罪有应得,如果当年不是我们霸刀门出手,瞭剑已经称霸中原了,还会落得如此下场,你们一个个自称是正义之士,却为了一己私利,弃霸刀门而不顾和邪魔歪道有什么出别。”

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”一群和尚缓缓地走了进来,为首的是一位白须和尚主持方丈圆空,手里握着一杆禅杖,走到丘处机面前,示意地点点头,然后转过身对着煞岳说道:“一切罪恶皆由念,万般强求终是空,施主你如执着放不下前尘往事,全在一个念子上,往事即已成尘土何不让它随波逐流,岂不快哉。”

     煞岳双目凝注着圆空,对着方丈行了一个佛礼,“方丈大师,你是佛门高人,对我们霸刀门也有恩德,你怎能参与俗事之中,搅这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 “施行善,救世俗,吾皆空,奈世人,贪蹭吃,阿弥陀佛,施主你又何必再添杀戮。”

     南少林,武林中的泰山北斗,武林四大门派之一,可自从华山论剑那一战之后,四大高手也就只剩下南少林的禅能大师,可少林是佛门清净之地,不争,不染,禅能大师更是一个不扰外界的世外高僧,尽管如此少林在武林上还是很高的威望。

     “一切善恶皆由心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往事尘埃,施主应当洗净心里的魔障。”圆空转过身解了丘处机的穴道。

     丘处机向前迈了两步,看着他只有内疚和亏欠,当年之事虽说不是他所愿,却有不可推脱的责任,“如果能让你放弃心中的仇恨,你想怎样都行。”

     “怎样都行,”煞岳嘲讽地笑了起来,“别在我面前假仁假义了,霸刀门已经在武林中除名了,一切都已成格局了,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 站在身后的一名全真教弟子,对着煞岳喝道:“不许你这样说掌门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对着那名弟子摆摆手,闭闭眼,“你别说了,他说的没错,当年若不是因为我,霸刀门也就不会被灭门,这一切该有个了结了。”右手成掌掌心缓缓地凝聚一股内劲,猛地张开双眼朝自己胸口狠狠地击出一掌,一口鲜血顿时破口而出,全真教的弟子都为之惊讶。

     “师傅。”志明急声叫道,眼珠子都已经急红了,却只能盘坐在地上看着他。

     煞岳瞪大着眼睛看着他,自己竟然为他这举动,有些不知所措,他应该高兴才对,可此刻他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 丘处机回脸看了一眼前全真教的弟子,然后将目光落到志明身上,“不许哭,你已经长大了。”然后又缓缓地回过脸将目光投到煞岳身上,“这一掌是我欠霸刀的,当年青羽帮帮主瞭剑攻打全真教,我教向武林各派发出增援,唯独没有向霸刀门求救,却不料所求帮派无一人增援,反而霸刀他一人不顾危机,挺身而出解我全真教危机,才有了霸刀灭门的祸事。”说完又是一掌击打在胸前,顿时单膝跪在地上,又是一口血喷射出来,“这一掌我是欠霸刀门的,当年援助全镇教时,承诺要守望相助,而我却没能遵守承诺,导致霸刀门满门被灭,”又是一掌击打在胸膛之上,“这一掌,我是欠你的,当年是我教弟子,失手将你打下山崖,让你受尽了折磨。”

     这么多年了,煞岳为了能让丘处机在自己面前忏悔,精心安排这一切,没想到却是如此收场,他把所有的罪过都算在了丘处机头上,却未曾想过他也是悔不当初,只能握紧拳头仰天长啸,“为什么,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手里的佛尘从手中脱落,抬头看着那灰暗的日头,仿佛看见了霸刀豪气的身影,心里却是无比的自在,缓缓地抬起手指着霸刀的身影,微弱地说道:“我来了,”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志明愣愣地爬了出去,抓着他的胳膊,一时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。

     圆空看着丘处机闭了闭双眼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,”所有的和尚也跟着默念了一遍,“施主,这就是你愿意看见的吗?放下屠刀,回头是岸。”

     煞岳一下跪了下来,已经没有了魂魄,如死人一般目光呆滞地跪在了地上,看着躺在地上的丘处机。

     允浩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,紧跟着就是轻微地咳嗽声,半响之后,缓缓地爬了起来,盘坐在地上,揉了揉眼睛,迂缓地清晰起来,入眼的便是躺在地上的丘处机和哭不成声的志明,猛地爬了过去,一把揪住志明的衣服,喝道:“这是这么回事,师傅他这么了。”

     志明两眼通红恶狠狠地指着跪在地上的煞岳,喝道:“是他,就是他害死了掌门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。”允浩顿时火大,爬起来就朝他冲了过去,拎起拳头就朝他打了过去,煞岳居然没有丝毫想躲的意思,一拳打在他的脸上,整个身体被这一拳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煞岳依然如死人一般,躺在地上,没有丝毫的动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