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27章,玥虹被抓
    丘处机神态自若地盘坐在正阳殿内的禅踏之上,殿堂内的弟子,也没有说话,只是偶尔传出,允浩哀声叹气之声。

     他还是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,“我们还是不要等了,师弟他今天肯定是赶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甩了一下拂尘,“允浩,你休得喧哗,太阳落山之前,他若没有敢回来,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 允浩双手插腰在殿内开始不安地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修道之人,切勿心烦气躁,你身为掌门的大弟子,怎么会如此的浮躁,”王处一说着便失落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允浩听了师叔的责备之意,便低头入了队伍。

     “允浩,为师明白你是忧心弟子们的性命,可你身为人师就要有个师傅的样子,师傅百年之后,全真教谁来掌柜,就你现在的品行,遇事如此急躁,以后也没人管得了你。

     “掌门您教训的是,弟子知错。”

     “好拉,好啦,师傅也不是要批评于你。”

     老远便传来一名弟子的声音,“师叔回来拉,师傅回来拉。”所有人便将目光望殿外望去,三个身影慢慢地走进了殿内,向华玄彬两人跪拜行礼,齐声道:“弟子,拜见掌门,师叔。”

     殿堂里面有人惊喜,道:“这下师兄弟们有救了,”也有人议论“师叔怎么带了一位老妇人上山,这是犯了教规呀!”

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”老妇人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 丘处机看着眼见这个老妇人,脸色掠过一丝惊讶,半响之后,开口说道:“你是...笊篱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快就忘记我这个老朋友了,”老妇人眼睛里含着一丝泪水,恶狠狠地盯着他,嘴角有丝丝抽动。

     玄彬对着她咳嗽了几声,低声说道:“别忘了我们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 老妇人转头看了玄彬一眼,“好吧,我们去看看中毒的弟子吧,”然后又回头望着丘处机,“老朋友多年未见,事后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地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 “允浩,你带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掌门。”允浩走到玄彬身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昂头走在了前面,为他们引路。”

     进了清虚殿,看见他们一个个躺在草席上面,扭曲着身体,表情异常的痛哭,嘴唇已经发黑,手指甲也有轻微的发紫,老妇人走到一名弟子身边,检查了他们的身体,抬头望着允浩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给他们吃了清素丸。”

     允浩点了点头,忙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 “清素丸虽然能减少毒性,减缓毒性发作的时间,可同样会减轻解药的药性,”老妇人从衣袖里面拿出一瓶药,“看来我带的解药还不够,原本一人半颗便可解毒,现在看来一人一粒也未必能解毒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办。”允浩在屋内转了几圈后,对着玄彬喝道:“让你办点事,你都办不好,你还有什么用,只会逞能,在师傅面前夸下海口。”

     “师兄,你怎么能这样说师弟呢,师弟怎么知道这清素丸对解药也会有抵抗。”向华替玄彬解释道。

     允浩便将矛头转向了向华,喝道:“你还有脸说,你身为他的师兄,他不知道,难道你也不知道吗?我看你怎么向师傅交代。”

     站在门外的几位弟子低声讨论,“这个允浩师叔,是故意刁难小师叔他们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这是在借题发挥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站在这里干嘛,去去去,都给我出去。”允浩对着刚才议论的弟子喝道。

     “要不我现在去恶人谷再去取回来,”向华说道。

     玄彬看着躺在地上的弟子,“这一个来回就是一天时间,恐怕是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都别嚷嚷了,还去恶人谷干嘛,我不是在这里吗?”说着便把解药丢给了允浩,“每个人先服用半颗,后面的我给你们写个单子,把这几位药材给我找来。”

     向华看着被他们服下解药后,松了一口气,虽然不能把身上的毒全给解了,至少还能拖一段时间,对着他安慰地说道,“这事也不能怪你,我们也不知道拿清素丸会对解药有抗性。”

     玄彬暗自心想,这个老妇人,她谷里面怎么会有,调制好的五毒散的解药,难不成她事先就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向华推了他一下,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 玄彬这才回过神来,“师兄你就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 夜色已深,全真教四围漆黑一片,正阳殿一盏孤灯,透过窗户,印在了木柱之上,呈现出正正方方的图案,一个黑影停在了那里,窃视着正阳殿之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 玄彬和丘处机对坐在禅榻之上,丘处机耳朵一动已然察觉到外面有人,端起茶桌上的茶,喝了一口,道:“你找师傅有何要事,”说着便用眼睛撇了一眼门外,提示他外面有人。“如果你是为今天之事而来,为师奉劝你,你还是别说了,免得扫了师傅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 玄彬准备起身丘处机按住他的手,摇了摇头,“师傅明知道外面有人,却为何不让我抓,难道是....,”故作吆喝之声,“弟子不明白,既然已经找到解药,为何还要找五毒教。”

     “五毒教欺我太甚,杀我弟子,此仇我若是不报,怎能在武林之中立足。”丘处机然后压低声音对玄彬道,“这个内奸一日不除,全真教将不得安宁,为师心中已有计谋,现在还需要他帮我把这个消息传到幕后人的耳朵里,所以我现在需要你和我唱一出戏给他听。”

     玄彬高声喝道:“既然师傅心意已决,那弟子我也不必多说。”低声问道:“这戏怎么唱,难道师傅已经知道了内奸是谁。”

     “为师还不能确定内奸是谁,所以要主动出击。”

     玄彬举起茶杯,“师傅,知道你喜欢喝茶,这是我上次游历的时候,从云南特意给你带回来的茶,上好的普洱,你可要好好地品尝。”低声问道,“师傅你这计策,风险太大,弟子担心.....,”丘处机一下握住玄彬的手,摇了摇头,“非常时期,特殊对待,为了能安定武林,为师不得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....,”

     “没有可是,只有可以。”

     玄彬端起茶杯一饮而尽,道:“这上好的普洱虽是好茶,如不细酌慢饮,怎能品出它的香醇,师傅,今天如此决断,如同手中的这杯茶,虽能解近渴,却不能顾远忧,还请师傅细细品尝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把手中的茶也一饮而尽,道:“品茶如同品人,一杯好的茶,即使一饮而尽,嘴里依留芳香,回味无穷。如是一杯不好的茶,即使你细酌慢品,终究是茶渣浑浊,苦口苦心,难以下咽。”

     玄彬放下手里的杯子,猫了一眼外面,提起茶壶给丘处机慢慢地倒了半杯,停顿了一下看了丘处机一眼,又给他满上了,高声喝道:“那弟子只能祝你凯旋归来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低声说道:“他们不就是想让武林动荡吗?那我们就来个引蛇出洞,我倒想看看这个内奸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 黑衣人沉思了一会,便飞走了。

     丘处机摆摆手,“他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师傅会什么不现在把他抓起来,”玄彬不解地问道,“还要唱一曲双簧。

     “现在抓起来,只会打草惊蛇,幕后的人就更难对付了,但是只要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了,幕后的那个人就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 玄彬心有余虑地问道,“师傅,你这样做要不要事先通知秋洪,毕竟他武林盟主,事先不打个招呼,我担心他会....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可现在他还欠武林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“师傅,您指的事红谷一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没错,他居然瞒着众人把红谷杀了,难道他不需要站出来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 弟子还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摸了一下长须,半响之后,道:“你是想问我和笊篱之间的事吧!”

     “弟子不该有所好奇,只是弟子发觉有些不对劲,相传恶人谷是不管武林中的事,那她就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老妇人,她怎么会有这么多五毒散的解药,难不成她喜欢调制一些药物。”说着便看了丘处机一眼,丘处机依旧手面不改色的,难道是我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所分析的也不无道理,为师下山以后,你要多多留意她,别让他在我不在的这些天,生出什么事端来,”丘处机说到这轻叹了一口气,说来话长,当年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心机太重,我也不会决意上山。”

     “弟子听她说,你是为了掌门之位才选择离开他,还说什么孩子是你杀害的。”

     丘处机突然失声讥笑道:“有些往事,为师原本并不想提,当年,你师叔找到我的时候,我和笊篱已经有了一个孩子,你师叔便隐瞒了掌门已经仙游的事情,就是怕告诉我之后,难以决断。

     而笊篱却以为你师叔是来接我上山的,那天夜里下着很大的雨,她背着我偷偷地行刺他,不料行刺不成,反被你师叔给抓住了,笊篱就求他不要告诉我,便把她救我之前的遭遇告诉了你师叔,你师叔听后看她可怜,便答应了她,却没想到,就在你师叔放下警惕的时候,她突然拔刀刺上了你师叔,你师叔身体本能反应地躲过了这一刀,她却失手杀了那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”玄彬想着突然脸色一变,“不好,那她这次上山一定有目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,为师不在教中的时候,你要多多留意他,别让她生出什么事端。”

     天蒙蒙亮,一只信鸽落到唐门的石台之上,慢慢地收起了羽翼,一位带着鬼面具的彪悍男子,取下信鸽上的信件,快步进了练毒房,低头猫了一眼唐怨,然后把信件递给了弛虎,弛虎接过信件摆摆手,道:“没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鬼面男子缓缓地退出了练毒房,弛虎开打信件,看着信件上的字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唐怨幽长的指甲轻轻地敲击着那口摆放在桌子上的青鼎,发出叮叮的声音,“事情进展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 弛虎脸色一沉冷冷地回道:“是该动用我们的下一颗棋子了。”说着便看着地上的蝎子和蛇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 太阳已落幕,福林镇街道上灯火敞亮,熙熙攘攘的行人,走在这条街上,霸邤三人便走进了聚福楼,随便找了一桌没人的桌子,秋傲天指着这条街道,“再过一会,这条街比白天还热闹。”

     霸邤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,哪里还有心意听他说这些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 “这位客官你说的没错,这里晚上比白天热闹德多,听你这口音是本地人吧!。”小儿向前答话,

     秋傲天正准备说话时,霸邤先敲响了桌子,叫道:“小二,给我来十个大肉包子。”

     小二偷猫了他一眼,轻哼了一声,“这不就是个要饭的吗,”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之色,转头对着秋傲天,点头哈腰地问道:“这位客官,你想吃点什么。”说着便指着霸邤,做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,这位是不是你朋友,如果不是,我就叫人把他给丢出去。

     霸邤趴在桌子上,悠闲地闭着眼睛,根本就不知道,这小二对自己做了什么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道:“给我上十个大肉包子,不,不,不是,给我打包带走。”

     玥虹也不明白小二那手势的意思,也就没在意,只是偶尔用头发拨一下霸邤的鼻子。

     霸邤连连打了,好几个喷嚏,逗得玥虹连连失笑。

     秋傲天呵呵冷笑了一声,摆摆手,道:“照他的意思,来十个包子,——两斤牛肉,再上几个你们店里的特色菜,一坛女儿红,另外给我们准备三间上房。”小二吆喝一声,道:“好呢,三间上房。”

     半柱香得时间,小二吆喝一声,道:“红烧狮子头,清蒸凤凰,爆炒龙王,这就是本店的招牌菜,另外牛肉两斤,一坛上好的女儿红,十个大肉包子。——几位客观,您的菜已上齐,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 一股肉香,飘进了霸邤鼻子里,霸邤猛地嗅了几下,爬了起来,望着满满一桌子的菜,口水都流了出来,摸着打咕噜的肚子,咽了一口唾沫,然后摸了摸挎包,道:“这是谁点的,我可没钱付账。”

     “嘻嘻……,”玥虹拿起桌上的筷子,夹了一块牛肉放进霸邤的碗里,道:“霸邤哥哥,你就放心的吃吧。”

     霸邤拿起筷子看了一眼秋傲天,他那副冷漠的面孔,霸邤摇了摇头道:“这一看就是你点的,看你那副德性,不就是吃一块肉吗,至于这样子看着我吗。”夹起那块牛肉,就往嘴里送,嘴巴刚张开,便听见秋傲天的声音。

     秋傲天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,道:“没事,你就放开了吃,吃霸王餐,也什么大不了,人家最多也就是剁了你一双手而已,总比饿死要强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少来吓唬我,你哥,我什么东西没吃过呀,不就是一块肉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,我还就不吃了,”霸邤说着便把牛肉放进了碗里,伸手抓起包子往嘴里咬了一口,满脸的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 “秋大哥,你就别打趣霸邤哥哥了,能不能让他好好地吃一顿,”玥虹言语之中流露出责备之意,看着霸邤满脸无奈之色,道:“霸邤哥哥,你就放心的吃,玥儿有钱。”

     霸邤瞅了一眼秋傲天,喝道:“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弟弟呢,”说着便把那盘清蒸凤凰,端到了身边,撕了一条腿给玥虹,然后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叫道:“哇哦,这是鸡吗,我靠,我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鸡。”

     玥虹看着霸邤这吃相,不由得失笑了一声,道:“霸邤哥哥,你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 秋傲天端起那坛女儿红喝了一口,摇了摇头道:“土包子,你手里那只是凤凰。”

     霸邤咂着嘴巴,啃着鸡架回道“鸡就鸡吗,还凤凰,我说,你们城里的叫法,怎么听着这么别扭。”然后手指着那盘红烧狮子头,又问道,“那盘肉丸子叫什么,不会又叫什么熊丸,虎丸呀。”

     秋傲天刚喝进去的酒,差点喷了出来,道:“你说话,还能再俗一点,什么什么丸呀,——那叫,红烧狮子头。”

     霸邤一听,实在是没忍住,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你说什么,红烧狮子头,哈哈,你当我傻呀,又是,凤凰,又是狮子的,我算是长见识了。”然后又指着那一盘黄鳝,道:“你别告诉我,哪碗里盘了一条龙吧,哈哈……。”

     秋傲天一拍桌子,喝道:“吃就吃呗,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,——这回,你可真就猜对了,那一盘就是,爆炒龙王。”

     霸邤一听笑弯了腰,实在是没心情再吃了,“哈哈,”一阵傻笑,“又是爆炒龙王,又是红烧狮子头,你把我的童年全搬上桌了,——不行了,我肚子都笑疼了。”

     坐在一旁的玥虹,也没忍住大笑了起来,临桌的一愣,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秋傲天满脸的尴尬之色,道:“我算是长见识了,你们俩位慢吃,我饱了——小二,我们的房间还准备好了。”小二快步跑到秋傲天面前,道:“客官,现在只有两间房了,要不,我们两位,将就一下。”

     霸邤连忙回道:“我没关系,那就这样订了。”

     小二应喝一声,道:“好呢,这位客官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 “秋傲天刚起身准备上楼,这时进来了一群人,每个人都佩戴着刀,一坐下来就开始讨论,“什么武林盟主,居然打个无名小辈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 另一个人接过话,“什么无名小辈,你知道他使用什么武功打败了秋洪吗?

     几个人好奇里问道:“什么武功。”

     那个人扬了扬手,围在了一起,“霸刀刀法。”

     另一个人惊讶地说道:“什么,霸刀刀法,霸刀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那你看见那个使用霸刀刀法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 那头摇摇头道,“这个我倒是没看见,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那个人身高8尺,手臂有腰这么粗。”

     霸邤压根就没有听他们说话,夹着那条黄鳝,放到玥虹的碗里,道:“仙女姐姐,这龙王,我在老家经常吃,你偿一下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 霸邤靠在门梁之上,拍着肚子,“撑死我了,仙女姐姐,你早点休息,有什么事叫一声,我就在隔壁”说着便打了一个饱嗝。

     玥虹娇笑了一声,道:“我知道了,你也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呃,好呢,那我就回去了,”霸邤回应了一声,便转身回了房间,便看见秋傲天,一脸的不愿意,霸邤打趣里说道:“你愿意和我睡呀,没关系你可以睡地上。”

     “救命呀”玥虹尖叫一声,传到了霸邤和秋傲天的耳朵里,“不好,”急步里跑了出来,看见两个黑衣人,从玥虹房间里跑了出来,肩上扛着一个麻袋,迅速地跳到了屋顶。

 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我,”秋傲天说完便纵身一跃,跳上了屋顶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秋傲天落在一棵大树后面,看见他们进了唐门。“唐门,这下就麻烦了。”这时霸邤也追了过来,问道:“他们去那儿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是告诉你在客栈里等吗?”秋傲天抬抬手指着唐门,道:“他们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还站在这里干嘛,赶快救人呀,”霸邤说着便想冲出去。

     秋傲天一把抓住霸邤的手,道:“你别这么冲动还行,这是唐门。”

     霸邤瞅着秋傲天,喝道:“你放开我,我管他什么门,我只知道,他们抓了仙女姐姐,我要去救她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别这么无理取闹还行,你知道唐门是干什么的吗?你又知道他们里面有多少人吗,你这样进去,不但救不了他,反而还把自己搭进去”

     霸邤挣脱秋傲天的手,道:“我无理取闹,你是不是怕了,如果你怕了,你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 秋傲天想着再这么闹下去,肯定会被人发现,一下打在霸邤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 霸邤回过头,翻了一个白眼便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