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4章,神秘之死
    太阳微微升起,照在一座并不起眼的小山坡上,倒挂在树枝上的露水,开始滴落。山下的一条小路上,传来了霸邤狼嚎的歌声,这首歌陪伴他已有十个年头了。

     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早起的牛儿有草吃,早起的霸邤有柴砍,早起的……,”霸邤忽然看见路旁小坡上的野花

     “这花好漂亮,——”说着便爬了上去,摘了下来,放在鼻子边,闻了一下,“好香呀——娘,一定喜欢,”放在了耳朵上。欢欢喜喜地便往集市上赶,希望能在太阳高过头顶之前赶回家,身上的衣服被露水打湿了,呈现出青一块,绿一块的印迹。

     集市上,人山人海,霸邤摸着咕咕叫的肚子,站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之中,竟然不知何去何从,正为此事发愁时,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夜来香包子店,不香不要钱咯!”霸邤脸上露出喜悦的之容,便跑了过去,“老板,你这包子多少一个,”包子铺老板看着霸邤,刚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全没了,拿着铺面上的毛巾拍打着粘在身上的面粉,“怎么又是你,——五文钱一个。”霸邤看出了包子铺老板的心思,故作惊讶道,“什么,你这包子居然要十文钱一个,老板,你也太黑了。”说着便把双手放在嘴边故作吆喝之态。包子铺老板一看,就急了,连忙把手里的毛巾丢到铺面上,说道:“我的小祖宗耶,你行行好,我今天刚开张,我算是怕了你了,包子铺老板一脸晦气,拿起一个包子丢给了霸邤,摆摆手“你就赶紧走吧。”就像是在送瘟神一样撵他走。

     ”谁是叫花子,你怎么骂人呢,你怕我不给你钱呀!“一把抓住包子铺老板的衣服扯了过来,”你知道我爹他是谁吗?说出来吓死你。“

     包子铺老板连忙解释,”我的小祖宗,我哪敢骂您呀!“我这是孝敬您的。”

     霸邤放开了他,“你这还算是句人话,按我们乡下的价格吧,三文钱,我也不会让你吃亏,你也别欺负我这个老实人。”霸邤说着便拿起包子便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包子铺老板心里嘀嘀咕咕地骂道,“你还是老实人,小心呛死你。”

     霸邤嘴里嚼着包子,咂着嘴巴呵呵说道,“你就放心,我绝对不会差你钱。”便把手伸进怀里,可摸了半天,半文钱也没摸出来。

     “钱放哪去了,”霸邤摸着耳朵寻思着,想起来了,昨天我把钱全给他了。

     霸邤双手撑在铺面上满脸笑容地看着包子铺老板,“老板,你这包子多少钱一个。”

     “三文钱,——你不会连三文钱都不想给吧。”包子铺老板喝道。

     “谁不想给了,昨天,我就把钱给付了,——你好好想想,我是不是给了你9文钱。”霸邤皱着眉头喝道。

     “你…你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个人,包子铺老板气得面红耳赤,“遇见你算我倒霉,钱我也不要了,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老板,你看,要不这样,我把这柴卖给你,——算你便宜一点,给我十个包子,你看这么样。”霸邤一本正经地合包子铺老板做起了生意来。

     包子铺老板一听这话急了,“我要你这柴火干嘛,再说了,你这点柴也不值50文钱。”

     霸邤一手拍在铺面上,“成交,就17个包子。”

     包子铺老板露出一脸的无奈之色,“怎么又变成17个包子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给你好好算算,免得你还说我又占你什么便宜了,包子是三文钱一个吧,17个,五十文钱,对吧?”

     包子铺老板,一屁股坐在地上冷冷地道,“你算得没错,柴归我,铺子归你,长长地叹一口气,“这是什么世道呀,还让不让人活拉,你有能耐别欺负我这个做小本生意的老实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的恩情,我铭记于心,等我将来发达之后,我必将百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 “娘,娘,你看我带什么回来了”,霸邤捧着十七个包子,喜形于色里跑进了正堂,突然停住了脚步,手里的包子掉了一地,看着躺在血泊之中的中年妇女,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 霸邤一看就傻眼了,愣在那里眼中含泪面容十分的悲痛,半响之后,跑过去抱住中年妇女,“娘,你醒醒,你不要吓邤儿,——我们昨天才回来,还有好多事情没做,娘,你不要丢下邤儿一个人,对.对,还有爹灵位,你还没有安置好,你不能死呀,娘,你还没有告诉我,爹的事迹呢,我保证,我以后再也不问了,我再也不问了,你醒醒呀。”

     黑衣人又出现在霸邤面前,看着中年妇女身上有多处伤口,眼角充满了血丝,致命的却是头顶上的一掌,把全身的经脉都给震断了,武林上有谁会这么狠毒,难道是他。“

     霸邤双眼充满了泪水,满眼怒火地看着黑衣人喝道,“是不是你杀了我娘,我要杀了你。”站起身就往黑衣人身上,舞动着双手,便是一顿拳打脚踢,黑衣人沉声地道,“不是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”不是你还会有谁,昨天我刚回来,今天我娘就死了,我要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模样。“挥手去掀黑衣人脸上的面纱,黑衣人脚尖轻点一下地面,已经退了出去,落在了外面,”如果我想杀你们,昨天你们就已经是个死人了,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。“

     霸邤不再嚷嚷,蹲下身子抱着中年妇女,一步一步地走出了正堂,对着黑衣人大声喝道,“你别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 霸邤跪在坟头前,已经哭不成声,手上沾满了泥土,抬手把耳朵上的花拿了下来,插在坟头上,再捧了一撮土在上面,”我记得小时候,你最喜欢花了,院子里面种满了花,后来生活发生了变故,你为了养活我,便把那片花地变成了菜地,现在我们有地了,还有好大一个院子,可以让你种好多好多的花,而你却不要邤儿了。——你常说,外面的世道不好,可我却闹着,要你带我出来看看。你常说,父亲是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我又吵着,要你带我来看看,父亲以前生活的地方。你常说,人这一辈子能平平安安地活着比什么都好。——你还说,你最大的幸福就是遇见了父亲,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和父亲相伴到老。现在我把你们两葬在一起,这样你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”